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警鐘長鳴

沉迷博彩、迷戀網游、打賞女主播…年輕干部莫因不良嗜好跌倒在“起跑線”

發布時間:2019-06-26 09:51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發改局價格與收費管理科原工作人員郎筱魯沉迷網絡賭球,受賄9.8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1年6個月;河南省三門峽市陜州區住房和城鄉規劃建設局工作人員水曉峰沉迷網絡博彩,挪用公款60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對60萬元公款予以追繳……除了沉迷網絡賭博外,以上案例還有一個共性特點,即獲刑時均未滿30歲,不良嗜好對年輕干部的危害,可見一斑。

近年來,隨著“最年輕落馬干部”的記錄不斷被刷新,我們不無惋惜地看到,一些被組織寄予厚望的年輕干部剛剛起步,就因不良嗜好跌倒在“起跑線”不遠處,教訓深刻。

從眾、攀比、揮霍心理的“組合效應”

提起不良嗜好,人們通常想到的多半是煙酒不忌、貪財好色、求簽問卜、賭博成癮等。受到當代經濟社會發展的種種影響,個別年輕干部所沾染的不良嗜好也平添了一些“時代色彩”,比如熱愛虛擬世界、沉湎于互聯網,喜歡走捷徑、渴望一夜暴富,迷戀視頻直播、網絡博彩、網絡游戲……

有的年輕干部貪慕虛榮、公然炫富,日常消費完全超出自身實際能力,卻甘之如飴、不覺有異。如四川省自貢市大安區大山鋪鎮西華村原村委委員兼出納魏國君貪污公款和集體資金共計116萬余元,用于花天酒地,甚至高額打賞“網絡女主播”,為其購買手機、金飾、奢侈品。

有的年輕干部內心空虛,在現實生活中屢感挫敗,轉而借助網絡彌補失落情緒,找尋“自我”。如重慶市巴南區南泉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原出納李峋甫,為了能夠在游戲中“呼風喚雨”,先后累計挪用公款26次共計53.53萬元為網絡游戲充值,用于購買裝備。

有的年輕干部渴望暴富,把賭博當成“捷徑”,一門心思指望“天上掉餡餅”。年僅29歲的重慶市開州區南雅鎮書香中心小學原會計楊希偶然接觸到網絡博彩,發現只要注冊就能領取博彩金。于是,在金錢誘惑面前,他一步步深陷其中,欠下了巨額債務。為了償還債務,在賭徒心理的驅使下,楊希幻想通過繼續購買彩票來翻本,便打起了學校公款的主意。

嗜好是人所偏愛,正因為是偏愛,對人的誘惑力就特別大。個別年輕干部經受考驗少、意志力薄弱,往往容易經不住誘惑,為了滿足一己私欲,不惜鋌而走險、違法亂紀。從小心翼翼、惴惴不安到心安理得、駕輕就熟,一而再,再而三,一發不可收拾,逐步跌入萬丈深淵。

2018年10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布的《職務犯罪審判白皮書(1995-2018)》顯示,“初犯”低齡化的趨勢初顯,“初犯”年齡最小的僅20歲,權力集中、資金密集的部門和崗位是頻繁涉案的“重災區”。

對此,有檢察官分析認為,“現在的年輕干部普遍自尊心比較強,迫切希望在事業上、家庭上,甚至是娛樂方式上超越同齡人,從眾心理、攀比心理、揮霍心理產生的‘組合效應’,就是抽好煙、喝名酒、開好車、穿名牌,以及游戲里更高的等級和裝備等”。同時,“超前消費”“娛樂至死”的心理也在侵蝕部分年輕干部的心靈。

不良嗜好害人害己

古人稱不良嗜好為“禍媒”,顧名思義,愛好如果管理不善,極易成為禍端的媒介。沉迷其中難以自拔,浪費了時間精力,損害了身體健康,也令家財耗盡,甚至背上巨額債務。而且,不良嗜好也如腐敗的“導火索”,誘使干部貪公款、收賄賂,搞利益輸送,破壞個人形象,突破黨紀國法,類似案例比比皆是。

“2017年開始,他經常遲到早退,還頻繁請假,找他談話也心不在焉……”浙江省諸暨市永興房屋拆遷服務有限公司原工作人員宋超迷上打牌賭博后仿佛變了一個人,一天不賭就渾身難受,后來甚至抵押父母房產,瘋狂斂財700多萬元,直到把自己送進了監獄。

丁鑫,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城市管理局戶外廣告管理科原科長,癡迷網絡游戲,三年間,不僅每年將家中給的200萬元零花錢揮霍一空,更是貪污、索賄近700萬元。據同事回憶,“那段時間,他上午幾乎不到辦公室,下午也難見人影,很多工作都是打電話指派下屬去做。”

更令人惋惜的,還有浙江省一建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原財務部副經理陳曦曦。她因網絡賭博輸掉工資和生活費后,先是從各種借貸網站、現金貸APP上借錢,后來甚至動用了高利貸。陳曦曦曾向他人借款3萬元,在一個月內還款超過33萬元后,仍欠債26萬元。高額利息和賭博的巨大虧損壓得她喘不過氣,最終因挪用公款2683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

“好船者溺,好騎者墮,君子各以所好為禍。”衣服的扣子扣錯了,大不了解開重來;人生的扣子一旦扣錯,悔之晚矣,即使能從頭再來,但代價已然付出。放縱嗜好、迷戀嗜好,不僅僅是用個人的大好前程換來親人的眼淚,更對不起長期以來組織的培養和群眾的信賴。

理想信念缺失,是年輕干部被嗜好“綁架”的根本原因。他們普遍具有較高學歷,被視為社會精英,易滋生恃才傲物的念頭;大多缺少在矛盾集中、困難較多、條件惡劣環境工作的經歷,缺乏對理想信念、國情民情、崗位責任的明晰認知,“不知民間疾苦”。其中不少人家境不錯,認為錢來得容易,素來出手闊綽。還有一些正處于事業上升期,年紀輕輕就身處重要環節關鍵崗位,對手中的權力沒有清醒的認識和敬畏。

與此同時,管理失之于寬、失之于松、失之于軟,也是嗜好失控誘發腐敗的間接推手。個別地方選人用人“劍走偏鋒”,“重年齡輕實績”“重學歷輕品德”,忽視對政德品行的考察,甚至大搞“一刀切”,為干部貪腐埋下了伏筆和隱患。這也讓一些干部以為,小小嗜好無傷大雅,不必小題大做、上綱上線,以致一再放松對自己的要求,把“防微杜漸”的古訓拋諸腦后。如此,問題由小到大,日積月累,最終爆發。

心中沒有敬畏,“膽兒”自然就會越來越“肥”。現實中,有的年輕干部碰到紀法教育、警示教育就“打哈欠”、提不起精神,左耳進、右耳出,沒有以案中人、片中人的教訓為戒、主動見鑒自省,而是把別人的事故當故事,不以為然、轉頭就忘。

重慶市涪陵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常金輝建議,“作為紀檢監察機關,一方面要‘懲治于既然’,對任何年齡階段黨員干部腐敗行為都保持零容忍,同時又要對年輕干部特殊看護‘防患于未然’,要運用好談心談話、制度設計、日常監督和警示教育等手段,綜合施策,從源頭上避免年輕干部誤入歧途。”

根源在于忘卻初心、黨性缺失

“我之所以會落得如此下場,就是忘記了共產黨員的初心,放棄了黨性修養,喪失了理想信念,越過了作為一名黨員的底線。”重慶市大足區雙橋實驗幼兒園原教師楊斌彬剖析自己的違紀違法根源,悔不當初。

無獨有偶,翻開一些落馬年輕黨員干部的懺悔書,“理想信念缺失”“忽視對黨章黨紀的學習”“不注重個人黨性修養”“背離黨的宗旨”……從此類字眼不難發現,黨性缺失是出現問題的重要原因。

由此可見,對待年輕干部的培養教育和使用,只是“扶上馬”還遠遠不夠,必須要嚴管厚愛“送一程”。

一方面,要嚴格把住入口關。個別地方在干部選拔上,往往把年齡、學歷作為提拔干部的基本“硬件”,而把工作踏實、作風民主、清正廉潔等視為可有可無的“軟件”。這樣選拔出來的年輕干部,思想素質上存在瑕疵、沒有經受過嚴峻考驗,一旦監管不到位,往往就難以守住底線。

另一方面,則要嚴格開展教育管理。參加工作不久的年輕干部,正處在“扣第一顆扣子”的關鍵階段。加之基層人少事多,在年輕干部走上重要崗位承擔重任后,更要及時開展理想信念教育、強化廉政警示教育,隨時注意其思想動態,一旦發現苗頭性傾向性問題要第一時間關注,積極運用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紅紅臉、出出汗,隨時糾偏,決不能使其放任自流、任意妄為。

“出納兼會計,不拿白不拿。”貴州省銅仁市思南縣社會保險事業局財務干部張藝,身兼會計、出納雙重職責,入職僅一年便開始實施貪腐行為。四川省自貢市大安區大山鋪鎮西華村原村委委員兼出納魏國君,同時掌握著生產隊的公章、私章、印鑒、存折,數月時間便涉嫌貪污公款和集體資金上百萬元。常金輝認為,“制度安排上也要特別注意,不能從制度設計和工作安排上給年輕干部犯錯誤制造‘機會’。”

“夫禍患常積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人有愛好無可厚非,關鍵在于“嗜”之有度、“好”之有道,尤其是年輕干部決不能忘了初心、丟了使命,要時刻嚴防嗜好變質,一旦任由其裂變為“雞蛋上的縫”,很可能就會蛻變為砸腳的“石頭”。(本報記者 管筱璞 通訊員 陳鵬宇 李娟)

技術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術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
360彩票老时时彩开奖